-

花木兰演义

 花木兰演义

作者:烈烈风中

话说花木兰代父从军后,本以为可以女扮男装的瞒天过海,可是时间一久还是逃不过大家的眼睛,被人发现女儿身的花木兰从一名士兵变成了军中的慰安妇,每天都要被一堆军人强奸、性虐待,过着苦不堪言的日子。

 

 这天花木兰正在帐蓬内被人轮奸着,花木兰跪在地上双手被被吊绑着,翘起肥厚的屁股,一根粗大的肉棒正在抽插着她的肛门,肉棒整根插入她的直肠里再抽出来,还带出不少黄褐色粪便。

 

 「啊啊…太粗大了…我的屁眼要裂开了…」花木兰伸长脖子仰着头,呻吟着,稠黏的口水从唇边不断流下,半闭的眼睛和抖动的长睫毛,似乎沉浸在直肠壁被粗大的阴茎、龟头抽动摩擦的感觉中,花木兰扭动臀部,收缩肛门的肌肉,吸允着深深插入肠子里的肉棒。

 

 那男人弓着身体抱着花木兰,双手抓捏她那对丰满的巨乳,嘴巴压着她颈、背上的细皮嫩肉猛舔猛吸,男人的屁股快速的前后运动,肉棒像活塞一样在肛门间快速出没,花木兰叫:「啊…不要…我的屁眼快被操爆了…我会被插死的…啊~~」。

 

 男人似乎也快到了爆发的极限,抽出粗大的肉棒,转到花木兰脸前,托起花木兰的下巴,将龟头抵在她的红唇上,粗大的阴茎青筋鼓起尿道涨满上面沾满褐色的粪便,失神的花木兰看了害怕,加上恶臭的粪便味令她作呕,她的小口一松,龟头立刻突入,肉棒插入她的口腔,摩擦她的舌头使得粪便抹在她的味蕾上,苦苦的粪便味使得她的呕欲大作,花木兰鸣咽呻吟着,痛苦得大眼圆睁眼泪直流下来。

 

 毫不留情的男人继续将肉棒插的更深入,直到整根没入花木兰的红唇间,龟头穿过花木兰的咽喉,插进她的食道里,花木兰的颈子被插的鼓起来不能呼吸了。

 

 花木兰全身扭动抗拒着,男人冷酷的捧着花木兰的脸开始用力的操了起来,男人的肉棒竟然在花木兰的颈子里抽插奸淫,花木兰现在感觉男人要把她活活插死一般,粗大的肉棒龟头撑开她的喉咙与食道,肉棒在摩擦咽喉与食道壁时极大的痛苦和无法呼吸的窒息感,让花木兰觉得男人的每一次抽插就像是用刀子在她的颈子上插上一刀。

 

 随着肉棒在她红唇间进出嘴角边不断飞溅出口水,颈子间也是一高一低的起伏着。极度痛苦的花木兰开始出现全身抽搐的情况,噗噜噗噜的声音响起花木兰大肠里的粪便全排了出来。

 

 男人终于也憋不住了,把肉棒插进食道最深处,噗噗…大量的精液射进花木兰的食道中,让她不必吞厌直接灌进胃里,男人射了许久才发泄完,湿软的肉棒从花木兰的喉咙间抽出来,花木兰软倒在地上,昏死过去,大眼睛无神的睁着,张着嘴口水还不断流出,扭曲变形的身躯和胯下的粪便,真是一幅怪异的景象。

 

 首次与匈奴军队遭遇的汉军在这场战役中大获全胜,全军上下士气高昂,晚上营中摆起庆功宴,官兵们各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高声谈唱。

 

 花木兰全身赤裸,脖子被套着铁链,被迫在宴会中大跳艳舞,在众人喧闹中花木兰羞红了脸扭动着身躯,只要稍为跳的不如众意马上就有皮鞭往她身上招呼。

 

 花木兰流着眼泪心中百般不愿意,一个靠的近的军官看到花木兰这副衰样骂道:「操XX,你这贱货。」说完拿起一杯酒就往花木兰俏脸上泼过去。

 

 突然被冰凉的酒泼在脸上花木兰动作停顿了一下,旁边持鞭的大汉大吼:「妈的,谁叫你停啊…」接着就是一鞭抽打过来,花木兰一声惨叫,这一鞭打在她硕大的双乳上,丰满的乳房被抽打的弹跳不已,细嫩的肌肤上又多了一条血痕。

 

 花木兰真的受不了,全身上下已经被抽打了几十鞭,她跪倒在地上,垂着头,眼泪不断滴下,持鞭的大汉狂叫:「快跳,快跳哇」一边用鞭子死命的抽打花木兰,鞭子带着划破空气声音一鞭鞭的落在她的背脊、臀部、大腿,花木兰哭喊着:「好痛啊…别再打了…求求…你」一位在旁的军官看的性起,便抽出腰间的匕首淫笑的说:「嘿嘿…看她这一身细皮嫩肉……切割美女柔软的肉体,就好象在切开滑滑的油膏一样…」这军官手握着刀满脸醉意的走上去,花木兰给吓的尿了出来,拼命向后缩,口中求着:「不…不要啊…」这时一位高阶军官起身按住醉意朦胧的持刀的军官并说:「慢着,你可别兴奋过了头。」持刀的军官伸手推出说:「混帐,放开我。」高阶军官顺势一拉把持刀的军官摔倒在地上,高阶军官说:「你喝醉了,快退下去。」持刀的军官摔倒在地上后显得更是火大,从地上冲向高阶军官就是一刀,高阶军官格开挥来的刀子,碰的一声往持刀的军官脸上猛击一拳,持刀的军官呈大字形的倒在地上。

 

 短暂的打斗后宴会立刻恢复喧哗吵闹,花木兰满是感激的看着那个军官,要不是他的话她可能今晚就被疯狂的解剖分尸了,那军官没有看花木兰,打倒对手后转身就坐回自己的位子,花木兰注意到会场上就只有他一个人战袍整齐,没有醉。

 

 持鞭的大汉甩掉手上的皮鞭,走到花木兰面前脱掉裤子,露出勃起的阴茎,花木兰知道性虐待完后就是轮奸大会了,大汉捧着花木兰的美脸龟头顶着她的红唇,花木兰不干不脆微微张开嘴,龟头只要感到有一点缝细,立刻就激突而入,花木兰的双唇被撑的大张,大肉棒把口腔撑的满满的,口水从嘴角流出来,龟头继续向里面插入。

 

 花木兰长长的眼睫毛在发抖,对于被粗大的肉棒深喉顶肺的恐惧让她暂时忘记了全身被鞭打的痛楚,就如花木兰预料的,龟头撑开她的喉咙,穿过她的咽喉,插进她的食道中,那种喉咙要爆开的痛苦、想呕吐又不能呕吐,想呼吸又不能呼吸的感觉令花木兰难受到了极点。

 

 更惨的是大汉插通到底后接着便是狂风暴雨的抽插奸淫,花木兰仰着头伸长脖子,任那根大肉棒在颈间快速做着活塞运动,噗吱噗吱…噗叽…的巨响配合着肉棒的茎部在花木兰大张的红唇间出出没没,龟头用力撞击喉咙深处连她的巨乳也被撞的跳动不已,花木兰含着肉棒,口水像决堤的河水一样随着口腔内的抽插大量的流出、飞溅出来,花木兰希望大量分泌的口水能润滑被猛烈奸淫的咽喉与食道不至于被插的那么痛苦。

 

 大汉爽极了,快在爆发前,啵!的一声从花木兰喉咙中拔出粗硬的肉棒,揪住花木兰的头发,龟头对着她的俏脸,噗噗噗…大量白浊稠黏的精液射在花木兰的脸上,浓浓的精液在花木兰脸上糊成一片,还流进眼睛里,大汉再把龟头塞进花木兰的口中贴着她软软的舌头,用手将尿道中残余的精液全挤到花木兰的舌头上,又用龟头将她舌头上的精液抹开,这才满意的将肉棒从花木兰唇间抽出来。

 

 这大汉干完花木兰后,揪着满脸精液的花木兰,大汉说:「嘿嘿…今天晚上要给你一些特别的,一样是肉棒,却不是人的…」大汉对后面招一招手,不久花木兰就听到一阵阵狗吠自远处传来,花木兰伸手抹去糊在眼精上的精液,向狗吠声望去,看到四名士兵牵着三条威武的警卫犬自远处走来,花木兰心想:「不会吧,难道要我和狗做…」大汉淫笑的说:「这可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狗,它们三个都是又雄壮,又〝大支〞…哈哈哈」三只狗儿各个都是肌肉盘札,要是站起身来可比一般人还高,四名士兵看起来牵的非常吃力。

 

 三只狗牵到花木兰身前,其中两只是警卫犬分别由两个人牵着,另一只巨大的狗则没有任何标记,不知道从那里来的,只看它被两名士兵左右两条绳子拉着,似乎比那两条警卫犬更孔武有力。

 

 大汉指着那只巨犬对众人说:「这只雄伟的野狗是将军在野外遇到的,将军说这只狗虽然凶狠但是对他却甚为臣服,于是将它带回来交给我们训练,嘿嘿…今天的第一课就是如何征服美丽的女人,哈哈哈哈…」花木兰怒道:「太…过份了,尽然叫畜牲来…操我…别过来…」说着便站起身子要逃走,大汉伸手拉住套在花木兰脖子上的铁链,把她扯倒在地上,大汉大声说:「放狗。」四名士兵放开三只蠢蠢欲动的大狗,狗群一涌而上扑向仰躺在地上的花木兰,花木兰吓得「哇!」的一声叫出来。

 

 扑在花木兰身上的大狗,踩在她的手、脚、胸、腹等地方,长长的狗爪勾进花木兰的嫩肉里,花木兰张口想叫,但大狗的舌头却先一步添进她的口中,花木兰只好和大狗吻了起来,狗粗糙的长舌头带着大量的口水在花木兰口腔中搅弄着,和花木兰的软舌头交缠在一起,发出啪叽、啪吱的声音。

 

 另一只大狗对着花木兰的双峰猛舔,两粒饱满的大肉球上糊了一层狗口水,尤其是乳头部分散发出阵阵的乳香让狗儿是又舔又咬的,每次乳头被咬,那种触电般的痛楚就让花木兰全身抽搐一下,不一会儿原本就高挺的乳头、乳晕被咬得肿涨的不得了。

 

 第三只狗很被花木兰胯间浓浓的雌性气味吸引,对着花木兰的屁眼、阴部上上下下的舔了起来,狗儿又湿又刺的舌头刮得花木兰的阴部爽的不得了,狗舌头翻开花办刷着蜜豆,花木兰爽的肌肉紧绷,忍不住小腰都主动抬起来,狗舌头插进穴里往内舔,阴道壁被刷的又痛又痒,噗…的一声一股淫水涌了出来。

 

 花木兰心想「好在阴道已经被众将士操翻了好多次,不然的话阴道被这样刮着,早就痛的我痛哭流悌了。」在旁围观的众人无不用言语污辱着花木兰。

 

 狗群在舔食花木兰的肉体,雄性的性冲动渐渐被花木兰的女性魅力激发起,就在花木兰眼前狗儿们火红的超大肉屌慢慢伸了出来,花木兰从来没有看过狗的雄性生殖器官,只见整根赤红色的超大肉棒像是从套子里面滑出来的,感觉又湿又黏,十分肥大,茎部的末端还有两粒瘤状的肉突,加上整条肉棒上爬着一条条暗蓝色的青筋,看起来更加可怖,三只狗的肉屌无论是粗度或是长度都比一般男人长上半倍,特别是那只野狗,雄伟炮管的对着花木兰敬礼。

 

 花木兰心生恐惧的说:「哎哟…这实在是太粗大了…我可受不了呀…」花木兰的反应使得围观的人更加兴奋,众人拉着铁链把花木兰翻过来,面朝下的跪在地上,野狗率先扑上,前脚搂住花木兰的纤腰,爪子勾进结实的腹肌。

 

 刺痛让花木兰的下巴一扬,哀声道:「不要啊…荒郊野外的畜牲…好脏啊…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病呢…千万别插进来啊……」她的哀求当然没用,野狗巨大的肉棒在花木兰的屁股探了几下,还是给它找到了洞口,啵的一声撑开花办,肉棒的尖端插进了阴道中,花木兰叫道:「啊…啊…停停…不要再进去了…」野狗听不懂人话,把超大的肉棒猛力一送噗!的一声整根狗屌没入花木兰的体内,甚至连末端的两粒肉突也一并插进阴道中。